麻豆制作

麻豆制作

妇人难发明鹤食蛇虺而顶血大毒,力能杀人,人之欲求自尽者服之即毙。 取浓小色鲜者,挑去血络漂净血水,入椒一握,沸汤去腥水,以蜂蜜和,长流水于旧锡器内,隔水文火煮烂如糜,绵绞去滓,代蜜糊丸药良。

其虫屎能辟瘟疫令不相染,为末水服《本经》主小儿惊痫夜啼,癫病寒热。皮能下气化痰,与金橘性相类。

更可骇者,不论其人之形气与天行之节候、致病之根源,而擅用桂、附、人参,以为能用贵药者为通方、为老手,而不知杀人于三指,而卒不自认其罪者,莫若此等庸医之甚也。以茶引之消项上结核。

古方取苦以化痰涎,涩以固滑泄也。 烧灰治痘疮黑陷,无价散用之。

昔人以川楝为疝气腹痛、杀虫利水专药,然多有用之不效者,不知川楝所主乃囊肿茎强木痛湿热之疝,非痛引入腹厥逆呕涎之寒疝所宜。 东垣治雷头风证,头面肿痛,疙瘩,憎寒发热,状如伤寒证在三阳不可过用寒药,清震汤治之。

同补药则补,同泻药则泻,同升药则升,同降药则降。 河豚子必久渍锻石水中,而后煮食,曾见水浸一夜大如芡实也,中其毒则唇舌麻瞀,头旋目眩,足不任履,行步欹侧,急宜探吐,随觅荻芽或芦根,捣汁灌之。

Leave a Reply